艺术合子陶文明:艺术教育更强调责任和使命

文章摘要:艺术教育可以滋养一个人的美德,树立一个孩子伟大的灵魂,不能太简单去理解艺术教育。

新浪教育讯,由新浪教育主办的艺术教育行业高端访谈在新浪总部大厦举行,主题为“艺术教育持续火热的新思考”。11家来自影视表演、美术、音乐、编导、艺术留学等细分领域高端品牌的20位行业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艺术教育行业的变化和发展。

各位嘉宾从“艺术教育行业变化”、“艺术教育离互联网有多远”以及“艺术教育新思考”三个角度发表真知灼见。上海艺术合子学校校长陶文明发表主题演讲,探讨了艺术教育时代的责任和使命。

上海艺术合子美术学校 校长陶文明上海艺术合子美术学校 校长陶文明

陶文明说,大家都在谈论事业发展和盈利的时候,更要明确责任与使命才是艺术教育的核心。在他看来,艺术教育可以滋养一个人的美德,树立一个孩子伟大的灵魂,不能太简单去理解艺术教育。艺术教育的从业者应该 “扬美德、树灵魂”。

如何让“责任和使命”落地,陶文明校长提了到三点。

第一要重视发现学生的兴趣,让学生去创作他喜欢的题材和内容,重视培养学生的自信。可以通过定期举办画展等方式让学生去展现自己、表达自己,重视启发学生发现幸福的感知能力,让他们发现并记录每一天感受到的快乐的事物。

第二要全面提升学生素养,让应试能力成为水到渠成的目标,而不是模式化教育的自留地。

第三是向课堂注入力量,为学科树立信仰。在他看来,能够让学生感受到艺术的神奇力量,将学生的兴趣激发出来,教育就成功了一大半。

以下为访谈实录:

陶文明:感谢新浪教育,给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平台,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能够交流,也有发声的机会,也是非常好的给我们大家建立了这样交流的机制,我个人是特别希望以后能够多一点这样的机会。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陶文明,本人是以前的大学在中国纺织大学,学的美术设计专业,那个时代是特别希望自己考上美院,像北京这边很多学生复读很多年,8年、10年的都有,孩子都几岁了还在考美院,包括清华美院和中国美院,中国的艺考是非常独特的高考现状。在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人考8年、考10年,为了考美院,为了自己的梦想,在青春的芳华的年代,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代真得是非常美好,但是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终考的是设计专业,害得我好几年不好意思跟我老师联系,因为我老师特别希望我能考上美院。

我是非常能理解,作为艺考生,就是我现在的学生,我是非常能理解他们的。因为我是一个复读生,我也曾经当过应届生没考上,复读了以后考上大学,自从考上设计类的院校以后,我的事业从纯艺术的追求慢慢地走向了一个艺术和设计的跨界的状态。那时候只有工艺美术专业,所有的现在派生出来的服装设计、新媒体、几十个专业都是从工艺美术专业派生出来的。我在那个时候什么都学,工艺美术专业其实是什么都学的专业,当时的同学现在做服装设计、做产品设计、做展览设计、做新媒体、还有搞乐队的、现在干什么的都有。当时的状态包括现在专业的设置这块,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积累,我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高校任教,在国际学院、拉萨尔国际设计学院、是最早的在国内设置很多外教在里面上国际课程的学校,我在里面教了4年的书,我的英语特别不好,是学校唯一配英文翻译的一个中文老师。他们是全英文教学,只有我中文上课,请英文的翻译来翻译。我慢慢接触了国际艺术设计教育,跟很多外教有充分的沟通,因为我教的课程和他们教的课程是有很多交集的。在我个人的成长经历也是我后来做艺术合子艺术学校,之所以长成今天这样也是跟我的经历有关。

今天准备的责任与使命的这个话题不是太应景,在这个年代,我们在谈论行业、谈论投资、谈论事业发展和盈利等等这些信息的时候,我觉得责任与使命其实是骨干,是真正的核心内容,当然是很不合时宜的。在我们学校,我们地处上海,上海是机会特别多的城市,我也跟学生说,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是给年轻人无限机遇的地方。在上海的艺术教育行业,也是非常多,我们根本就来不及去了解同行在干什么,我们自己也肯定也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同行,只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跟谁吃饭,了解了他们的行业是什么情况,其实是并没有很具体的去立一个项目。对市场去调研,在市场上面,在上海做艺术设计教育这块,像招生,一直以来我们觉得是非常水到渠成的事,我们把房子租下来,老师招聘好、培训好、学生自然就来了,来得不多不少正好是老师能教的人数,当老师的人数多了以后,你的地盘大了以后,自然又会有更多的学生进来。昨天我还跟一个老师吃饭的时候聊到这个问题,当天上掉了5千万给我的时候,我是接不住的,因为我们没有那么成熟的老师,还没有那么大的地盘,还没有那么大的社会影响力,我们还没有为社会做出足够的贡献,我就不配有这么大的规模,这是我个人一直以来的观点。

因为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也看到很多成功的案例,也有很多失败的教训,有些是为了快速扩张,为了怎么样,最后不得不缩小范围,不得不裁员,不得不退租、退费,很多这样的教训,我个人感觉,在市场里面,最主要的我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好好思考一下,我们的责任在哪儿,我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我前面讲那么多废话,下面我做了一些准备跟大家分享一下。艺术教育在当下时代的责任和使命是上海艺术合子学校的良知和行动,长期以来,艺术教育是绕不开从业者盈利和事业发展的话题的,我们一定要盈利,我们事业要发展,我们有那么多老师要发工资,我们的房租到期了要付等等很多现实的话题,我们绕是不开的。艺术教育绕不开家长、学生和学校曲线升学的怪圈,艺术教育在应试教育环境下,就是一个附庸,被逼无奈的选择,很多家长的小孩成绩好,一定上北大、清华,绝对不允许小孩上艺术,大家认可吧?那是在十年前绝大多数是绝对的,但是在今天就不一定了。今天就有文化课就特别好的,一定要学艺术,一定要学音乐,一定要学美术,学画画想当服装设计师,想当产品设计师,想当建筑师一定要学这个专业,清华、北大没有这些专业就无法学。现在的家长也在不断进步。我觉得家长、学生和学校都是不断相互促进、共同成长的。同时又是一个怪圈,艺术教育绕不开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是非纠葛,这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里面蕴含了很多的信息,艺术教育只能在现实的夹缝中履行应有的使命和社会责任,因为我们也在做一些公益活动,公益项目,我们也能体会到,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去做这个事情,而且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这些都是公益的。政府不可能一下子开放那么多资源,让你做这些事情,他知道你在做好事,但是也不会说给你广开门路。

后面我会再简单概述一下,作为艺术教育的从业者,我们应该向这个时代展现它的本来的面目,本来面目是什么呢?用6个字概括:“扬美德、树灵魂”。艺术教育是可以滋养一个人的美德的,艺术教育是可以树立一个孩子伟大的灵魂的,不能太简单去理解艺术教育。当然这后面我也有更深入的思考。扬美德和树灵魂是丰满的理想,让我们细细思考艺术教育在骨感现实、寒冷泥泞的沼泽中我们到底可以做些什么?我想探讨的内容跟教育市场需求没有关系,跟投入产出比没有关系,跟投资者的信息业没有关系,仅关乎良知。对前者来讲,这是非常好的年代,非常好的时代,艺术教育前景十分乐观,投资者信心十足,收现金的呀。投资者跟我谈,最开心的是你们这个行业是可以收现金的。就这一点,他已经信心十足了。另外你再去看体量,讲到这儿我有点激动,为什么激动呢?因为有些人就因此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利用市场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对这个市场、社会做了坏事情的。我进了教育行业,特别有感触,教育行业我经常把它跟宗教结合起来,它是履行现代社会宗教在过去履行的而在当代履行不了的职责,它起到了社会化教育的职能。那现在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做教育是积德的,做得不好是损德的,那么多学生过来了以后,教好了,我真是积了大德了,这么多学生教坏了,我会遭报应,这是我的感觉。这个像佛教里面说的轮回,当然这可能有点迷信的说法了。

现在还有文化艺术产业作为国家的战略升级而来,大家都在谈这个话题,家长势必认为这是他孩子未来的一个出路,所以让他的孩子放弃清华、放弃北大、考中央美院。以前中央美院可能不是首选,中央美院都不是正道,出来都是天天在大街上做行为艺术的,有很多这样的误会和误解。但是在一切利好的前提下,良知被无情地束之高阁,一切以必须先富起来才说,殊不知良知世风日下,高贵的灵魂接不上地气,所以我才说艺术教育扎根的是这一片寒冷泥泞的沼泽,我们所处的是物欲横流的时代,利益熏心,金钱至上是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缺乏信心、缺乏信任、丧失信仰是这个时代普遍现象。这是我们特别要强调扬美德和树灵魂这6个字。

我们有几个做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前面讲得有点虚,我们如何落地这一份责任的,扬美德和树灵魂,成为快乐、信心、幸福的教育,这是艺术合子信守的承诺,我给学生也这么说,在这样的应试教育时代,学生快乐和自信的园地,一定要让学生快乐起来,建立信心,能够拥有幸福,快乐应该是美德的伴侣,教育失去快乐,美德就无从谈起。柏拉图也说过,初期教育应该是种娱乐,这样才能容易发现一个人天生的爱好,艺术合子在实践中一是重视发现学生的兴趣,让学生去画创作他喜欢的题材和内容,重视培养学生的自信,定期举办学生的画展。美术馆、画廊、博物馆、图书馆、不是说在学校里面,不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我们是在美术馆、画廊、博物馆、有很多大咖过来捧场,他们可以看到这些学生,学生的作品也是非常棒的,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的自信被推到了更高的平台。重视启发学生发现幸福的感知能力,让他们发现并记录每一天感受到的快乐的事物。

第二全面提升素养,让应试能力成为水到渠成的目标,而不是模式化教育的自留地。社会需要综合素养的人,大学也需要聪明的学生,当年我离开高等教育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发现大学生是没有办法教的,我发现作为一个大学的老师是很悲哀的,因为他没有尊严,我再怎么火,这个学生该毕业就毕业,我说这个学生不能过这门课,我的学生天天不来上课,我给他挂科了,院长一个电话完事了,他一定能毕业。所以在大学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的大学生是轻松混过四年然后毕业,然后面对残酷的现实,无法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他们失业,最后啃老,形成了很多我们认为骨感的现实,残忍的现实的注解。我们就一步一步看到这些学生走向了深渊,作为教育从业者来讲,我是把这个事情看得很重的,大学需要聪明的学生,用应试和模式化的教育是培养不出来的,起码无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切显得那么不自觉、消极、本能化和低智商,很多的问题都集中在这里。

第三,在教学过程中非常强调一句话,15年写的一篇文章,《向课堂注入神奇的力量,为学科树立神圣的信仰》。艺术教育是有一种神奇的天赋的,就是能够拥有足够的吸引力来感染学生,提升学生的兴趣,艺术学科的课堂是最容易实现生动性和神奇效果的,能够让学生感受到艺术的神奇力量,学生的兴趣被神奇激发出来。我想教育就成功了一大半。当学科的神奇、自信的建立,成功的喜悦,自我的完善和提升达到一定高度,学生对一个学科就会产生强烈的热爱乃至达到狂热的地步,这样教育才步入一种个性独立发展的良性循环的轨道。这是在艺术教育这个学科里面,我们的一个特点。跟语数外稍微有一点不一样,语数外需要花更大的力气,画一幅画对孩子的吸引力,和念一篇关关雎鸠,肯定画一幅画对孩子的吸引力更大,美需要通过更多的训练让他感受到美感。你也很难让一个孩子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公式提很大的兴趣,但是我的一段钢琴曲就足够了。马上吸引力就吸引过来了。在艺术教育这个领域我们是有天赋的。

前面三点讲了之后,我想强调一下我们正在做艺术日志的项目,在整个上海市推广,包括上海市教委,上海市的一些国际教育协会,还有领事馆文化代表处都在跟他们做一些对接,包括美术馆、博物馆,国家级美术馆、中华艺术宫等等,我们都在做对接业务,中小学、大学都在推动项目的开展,艺术日志就是一个人的生活,用艺术的形式记录下来,可以是游记,可以是读书笔记,可以是文字和图并存、涂鸦、任何形式都允许,这样的艺术日志项目我们有课程、展览、年鉴、以后还有跨文化的交流,包括意大利的学生艺术日志,英国、美国大学生的艺术日志都可以拿出来交流,甚至还有上海很多的艺术家也参与进来了,他们本身就有很多记录的本子。我们会收集过来,也会做跟小学生的作品和中学生、大学生的作品放在一起展览,艺术家的作品跟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展览,你会发现小朋友的画不比他们画得差,画得更好,艺术家通过展览跟小朋友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是艺术日志的介绍。

还有很多内容,我们也可以有更深刻的交流,这里简单带过。

还有一个介入家庭教育,提升家长的领导力,激活教育圈的乌合之众。确实是这样,最烦人的、最不懂行的、跳的最高最快的、要么什么都不管、我们建立了一个家长讲堂,家长的更年期遇到了孩子的个性与爆发期。我们以前的家长21岁,22岁就结婚生孩子了,现在很多是50多岁的、40多岁孩子才高考这个年龄,基本上都是晚婚晚育,现在家长到更年期了,这两个期本来是可以错开的,现在碰到了一起。孩子的个性爆发期,我不太愿意说逆反期,很多家长都是愿意说叛逆期、逆反期,这不是,哪里有压迫哪里才有反抗,一定是因为家长出了问题,所以孩子的逆反期就特别明显。在教育的三角关系里面,一边是训练有素的拿着教师资格证的老师,一边是长期训练出来的职业化的学生,还有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和没有上岗证的家长,所以说这个社会对于这么大的一个群体,居然没有一个考核制度,这是缺失。老师都有上岗证,家长跟小孩接触的时间最久的,为什么没有上岗证,为什么没有对他们进行像老师那样的培训,如果考核不了,今年不能当爸妈了。年年去考试、考普通话都得考、教育心理学都得学、如果这些家长把教材和教法学学,太好了。当然这也不一定是好事,我们都失业了。

我觉得家长是一个目前我认为在教育的三角关系里面最为薄弱的环节,每一次接待学生和家长的过程中,我都能够感受到每一次看到家长,我都想教育一通,所以我们索性开设了家长讲堂。提升家长的积极性和专业性,是当下教育者需要深入思考的重要环节,这个家长讲堂是不缴费的,都是我们自发组织起来,请一些教育专家,一些成功的家长过来讲讲,这也是非常好的形式,很好的分享的形式。对于我们来讲,对教育者和老师来讲,教孩子就会更容易,如果家长这个问题解决了,家长变得更积极、专业、更有领导力的话,企业里面经常强调领导力、执行力,我们的家长凡是犯这些问题最严重的,很多都是在企业里面当管理层的。领导力是怎么培训出来的,当你回到家里面,为什么领导力怎么就没有了,对你的孩子束手无策。到底是束手无策,还是根本就不想花精力去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家长普遍存在的问题,一边又想当老师,又想当家长,又想教育孩子,还想推卸责任,得到的果实却全是自己的面子,特别好面子。这确实是需要我们深入思考的一个重要环节。

 

除了艺术日志还有家长讲堂这块,还有另外一个平台,对于大学生的。现在我们从小学、初中、高中基础教育到高考,还有出国留学,这两大块,我们是Y型的结构,从小学初中高中是高考还是出国,是这样的模式。所有的学生考上大学以后,在我们以前的结构里面,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大学,感觉已经结束了,契约结束了,但是依然是保持着师生的关系,感情的维系,但是我们太少在这一块做出继续的努力。全球化人工智能到来的时代,整合社会的艺术教育专业、职业、产业资源、搭建平台为学生提供全面的发展支持,我们现在在大学的老师、教授,包括社会的产业资源,一些用人单位职业的资源,专业的推动,包括在国际上的大赛等等这些信息的提供,我们来搭建这个平台,为大学生提供全面的发展支持。这块也是我们的公益项目,完全是免费为所有的学生提供的。因为我们觉得这是绕不开的话题。因为我们想通过艺术教育这个切入点,最终改善中国的教育现状,这是艺术合子的终极目标。希望大家能够产生共鸣。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沸海 - 创世纪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京美考于大明:艺术教育发展与社会进步息息相关

下一篇

北电北培中心宋孟竹:艺术教育极具商业价值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