湃乐思教育陈晨:艺术教育没有标准 但艺考有

文章摘要:艺术教育离在线教育不远。结合自身实践,陈晨非常肯定地告诉大家,艺考领域在线教育的研发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

新浪教育讯,由新浪教育主办的艺术教育行业高端访谈在新浪总部大厦举行,主题为“艺术教育持续火热的新思考”。11家来自影视表演、美术、音乐、编导、艺术留学等细分领域高端品牌的20位行业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艺术教育行业的变化和发展。

各位嘉宾从“艺术教育行业变化”、“艺术教育离互联网有多远”以及“艺术教育新思考”三个角度发表真知灼见。湃乐思教育联合创始人陈晨发表主题演讲,结合自身在线上艺考培训的经验,提出艺术教育互联网化的新思考。

湃乐思教育联合创始人陈晨湃乐思教育联合创始人陈晨

陈晨表示,艺术教育离在线教育不远。结合自身实践,陈晨非常肯定地告诉大家,艺考领域在线教育的研发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

艺术教育行业形态非常特殊,艺术没有标准,但艺考是有标准的。从考试规则到人才选拔标准,产业的标准化为教育产品在线化提供了可能,也使艺术教育离互联网更近了。

陈晨还指出,在线教育可以最大程度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化。从艺考来说,有两点分配是极其不均衡的,一点是地域分配,另一点是成绩分配。优秀的艺考生遍布全国各地,可优秀的培训老师几乎都在一线城市。而每个老师都各有所长,需要因材施教,在线教育在最大可能性上把这点做到了,使教育资源可以公平化放到每一个学生身上。

以下为发言实录:

陈晨:今天我拿到了一篇命题作文“艺术教育离在线教育有多远”,针对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不远。其实艺术教育和K12、外语一样,它只是教育行业的一个品类。所以说在在线教育这个问题上,艺术教育绝不会拖整个教育行业的后腿。湃乐思,作为全国第一家纯线上艺考培训机构,可以说我们是行业里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在线教育最大的魅力或者说最大的功德其实就是最大程度地实现了教育资源的公平化。我本身是做老师出身的,带了14年艺考。单从艺考本身来说,它的分配是极其不均衡的,首先,优秀的艺考生遍布全国各地,而最好的艺考培训老师,却几乎都集中在一线城市。还有就是我们一直在说要因材施教。那么这个教我始终认为不只是指的教育方法。作为老师出身的人都知道,我们不是神,不是全才。每个老师都各有所长,因材施教的这个教,我认为还有一部分是指教师,是不同教师他们的专长。在线教育在最大可能性上把这点做到了可以公平化地放到每一个学生身上。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出艺术教育离互联网有多远这个题目。艺术教育为什么要被单独提出来,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经常听投资人会说,艺术教育,尤其是艺考教育天花板太低了,市场体量太小了。这点我不同意,如果说艺术留学、公务员考试都能被如此看好,那艺考的体量要远比它们大的多,而且会越来越大。我们能够看到这样一个趋势从最初的一提到艺考就是音体美,到现在品类的扩充,书法、摄影、传媒等等。而且最大的一个变化是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承认省统考成绩。这为艺考培训实现可标准化、可规模提供了可能。以前一说到艺考,想到的都是校考,我要参加这个学校自己组织的考试。从规则到选拔人才的标准,不同学校变化还是挺大的。现在,情况完全变了全国30多个省除了港澳台之外,基本都设有省统考,而且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选择放弃校考承认省统考成绩,要知道这为我们教育产品的标准化提供了可能性。早几年要说在线教育能不能做艺考,我其实觉得是不能的。每个学校标准都不一样,怎么做。现在不一样了。说完这点我们再来说说,很多人会把艺术在线教育单独拿出来恐怕还有第二个原因,就艺术它本身的特殊性而言,我完全同意艺术是没有标准的这句话。但是,是考试就一定得有标准,不然谈何公平。所以我说艺术没有标准,艺考却是有标准的。

再加上今年开始,我们面对的艺考生就已经是零零后了,他们早已习惯这个在线场景了。所以,综上所述艺考教育真的离互联网化不远了。我所在的湃乐思是一个纯线上艺考教育机构。就像前面老师讲的那样,在线教育和传统的线下培训,看着都是老师授课,其实是结构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应该说从系统的搭建到内容的研发,从老师的素质模型再到获客方式都是完全不同的。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踩了很多坑,可以说也花了很多冤枉钱,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但好在通过我们不断的实践,今天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大家,艺考领域在线教育不是一个不可实现的难题。而且从今年我接触到的学生统考成绩来看,整体水平是优于往些年的。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进度,都是针对性的调整啊。在座做线下教育的我们都知道,艺考的学生大多插班授课,再加上学生水平能力不同,进度很难同一,往往顾中间顾不了两头。老师累的够呛的同时,很多学生看似花了大量时间,实际很多都是在陪跑。而湃乐思的在线课程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一块,让每个人依照自己的时间,按照自己的进度来学习。

刚才一直都在说好处,那在线教育有没有什么困难呢?当然有。变现或者说盈利模式的困难是我曾经切实感受过的。我们在16年做了一款工具类APP叫背文常,是针对艺考中传媒类这个方向的,当年的用户量一度达到近30万,可以说市场上五分之四的传媒类考生都在用这款软件。由于最初布局的时候,我们只是一味的去想我们能给考生带来什么,包括陈晨说艺考这个自媒体也是,由于当初没有很清晰地去想明白它的盈利模式,所以现在就变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存在。有没有用户量,有。能不能规模变现,难。当然了据我所知,其实也不光我们一家面临过这样一个状态,像新东方在线,线上布局了十年目前为止也没有本质上的量的增长和突破。还有学而思网校也是如此。应该说如何实现规模化变现这是目前在线教育所面临的共同的难题。

前面发言的老师提到了名师在线直播这个形式,一个名师带两个助手,双十一单日创造上百万的营业额。其实也有人来游说过我,让我利用陈晨说艺考这个品牌来独立授课。说实话,我也心动过,毕竟它既能改善个人生活,又可以帮助自己能辐射到的这些孩子们实现梦想,也挺好的。但最后我还是放弃了,原因很简单所谓孤木不成林,即使浑身是铁才能打几颗钉子?这种方法它是没办法实现可复制、规模化的。它无法实现我们做在线教育的初心,这种方式最多算是在线教育的1.0版本,它是有限的。要想真正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化,那么可复制可规模化变现就是我们必须要去攻克的一个难题。

为了理想和梦想,为了真正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化。艺考在线教育是一件我们一定要做,并且正在做的事情。我愿意跟所有的同行、同道、同仁一起,为在线教育早日形成规模化、产业化,尽一份自己的能力和本分。谢谢大家。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沸海 - 创世纪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SIA艺术留学程乐:国外艺术高校对文化课要求非常高

下一篇

天籁艺术教育唐校长:互联网+已在脚下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