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美考于大明:艺术教育发展与社会进步息息相关

文章摘要:艺术教育的学习途径越来越多,学习资源越来越丰富;参加美术考试的学生越来越多。美术教育产业化也逐步实现,社会舆论对艺术教育越来越正视。

新浪教育讯,由新浪教育主办的艺术教育行业高端访谈在新浪总部大厦举行,主题为“艺术教育持续火热的新思考”。11家来自影视表演、美术、音乐、编导、艺术留学等细分领域高端品牌的20位行业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艺术教育行业的变化和发展。

各位嘉宾从“艺术教育行业变化”、“艺术教育离互联网有多远”以及“艺术教育新思考”三个角度发表真知灼见。京美考教育校长、北京服装学院国际学院特聘讲师于大明从自身经历出发,回顾了艺术教育行业20多年的发展变迁。

京美考教育校长 于大明京美考教育校长 于大明

从一名艺考生到一位美术教育老师,艺术教育行业的变迁让于大明感受深刻。在于大明看来,行业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社会经济的繁荣带动了艺术教育行业的发展。

他介绍,从90年代至今,艺术教育的学习途径越来越多,学习资源越来越丰富;参加美术考试的学生越来越多。美术教育产业化也逐步实现,社会舆论对艺术教育越来越正视,美术教育一开始是小打小闹的草头军,到现在,很多院校都在进行美术类专业的招生,甚至曾经没有艺术专业的综合类院校也纷纷设置美术类专业。

于大明见证了美术教育20多年的发展史。90年代,想学画画的多数人都是通过父母或者熟人介绍下拜师学艺;2000年前后,学习资料渐渐多了起来;等他上了大学,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寻找资源;2005年前后,中国艺考进入了一个繁荣阶段,美术考生庞大数量在引发众多媒体报道,美术教育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现如今,随着时代的变迁,艺术教育正在逐步转移战场。艺术教育已经从线下转移至线上,伴随技术进一步革新,还可以通过AR、VR实现更生动的呈现。

作为一个艺术教育者,于大明希望自己做好自己老师的本分,帮学生实现他们的目标,也希望融入融入艺术教育的大行业之中,为这个行业多做一些事情。

以下为文字实录:

于大明: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北京京美考教育,主抓教研。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简短说一下,我是做美术类的教育,所以从我的从业经验来说,这样一个行业它的发展、变迁,它可以说是国家社会生态的晴雨表。

我从93年小学三年级接触美术,2000年左右,正式决定去学美术,我跟很多我同时代的学画画的学生不太一样的地方,是我更主动地选择了学画画,我的很多同学是因为确实在那个年代是文化课不行,要找一个出路,要上大学,都选了美术,也是经过了很多挣扎,自己的文化课也可以,家长和老师们都阻拦,说你学这个大材小用,我的文化课现在看最多上二本。我2001年比较幸运考入中央美术学院,05年之后经过一些探索之后,我进入到了艺术教育行业,一直干到现在,从我接触美术教育,所谓学前的教育,包括大量的考前班,一直到在校期间做兼职,一直到自己成为职业做美术教育的老师,慢慢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从我自己的感受来说,我们在的行业折射出了我们庞大的国家经济的变化,包括国家很多人群的心理的变化。90年代的时候,我们学画画都是人找人,父母通过亲戚朋友的关系来介绍,把我推荐到某一个所谓的老师的门下拜师,进来以后,从最简单的东西开始学起。到了2000年前后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新华书店看到比较多的出版人出的大学老师的画册,那时候在北方地区比较流行的是河北师大郭振山老师。那个年代,我们学画画是没有那么多的途径可以寻找所谓的资源的,但是在我考上大学之后,我们发现越来越多人可以借助互联网寻求相应资源。

特别是大家在05年前后,正好就是我大学毕业那会,中国的艺考开始进入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在那之前,特别是我所在的美术行业,没有那么明显的引起社会公众的整体的关注。大概在05年前后,很多新闻媒体在报告,山东的美术考生一度达到了15万人,从基数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当下,今年我们能够拿到的数据,全中国34个省市美术考生的总量也不过65万左右,05年的时候,山东一省就达到15万人,相当于是30几个省份总数的五分之一,是非常大的体量。

那时候大家开始从社会舆论的层面上,还有公众的视野中,美术教育这块开始浮现出来了,在那之前就是小打小闹。像陶老师有亲身经验,我们一开始被人误会是搞作坊的,是草头军不正规,事实上我们是有理想和抱负想做好这件事情的,只是没有一个渠道发声。

2000—2005年除了传统的所谓出版业帮助我们在社会渠道上传播我们的理念,跟公众有亲密的接触,我们现在越来越多依赖互联网,这个行业的发展,包括整个的业态的变化,实际上是跟当今中国的大环境是紧密相关的。我印象特别时刻,在99年学政治的时候,当年的李岚清总理提到过教育产业化,这是非常大的布局,20年之后,我们又在提教育行业的规范,这个产业的规范,20年前这个概念高层已经提出来了。

当年的现象是教育产业化,在2000年我们入世前后,我们的高考特别是艺术考试,我是做美术的,我只能说美术行业的特点,美术的招生各大院校都在放宽招生,甚至曾经没有艺术专业的一些综合类的院校也在纷纷设置艺术类。有一个社会效益在这儿,我们能够体验到的这个社会效益紧密捆绑是整个经济的繁荣。伴随而来的就是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工具性的东西来帮助我们这个行业去发声和更多的客户产生联系。

05—10年之间,我们用百度,09年开始新浪微博比较热闹的面世了,我们都会在微博上跟我的朋友,跟我的学生去互动,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持续了2、3年,到2012年,2013年的样子,江湖上的说法是所谓的名师,大家都会给自己申请一个微博的账号,想尽一切办法给自己加个V,利用自己在新浪微博上的号召力,跟考生互动,在微博上把考生转到QQ上,再从QQ上转到线下,见一些学生,去到高中给学生们做示范,做讲座,把学生笼到我们的旗下来,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让我们和潜在的客户发生关系。这就是我一路走过来的感受。

当然,因为时代的变迁,艺术的迭代,2012年开始不仅仅是在微博、QQ这个传统的互联网媒体上,因为我们互联网+的加入,我们还有越来越多的APP在出现,有越来越多人用智能手机寻求资源,我们也在逐渐从传统意义上的出版阵地,传统的互联网阵地上转移到了所谓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上,伴随着未来可穿戴设备技术进一步更新,我们的战场还是会在变。

从我个人的直观的感受来说,我们这个行业,无论是什么样的业态,其实就是整个大的经济体的健康程度的反映,我们正在从事的事情。蔡元培先生说过一句话,那时候还是战乱纷纷的年代,以教育来代信仰,用美誉来代我们的信仰。无论在座诸位做美术、表演、音乐还是其他跟艺术行业相关的培训,我们到最后都是在做同样的工作,我们这个工作不是最近几年、几十年的工作,早在100年前,我们的先人、教育前辈就提出来了,因为碍于时代的局限性、技术和大环境的各种因素,我们看到的前辈做的事情没有我们现在做的花样这么多,但是我们的理念可能是一脉相承的。

我在上学的时候,我们老师就一直跟我们讲,无论以后当艺术家,还是做艺术行业相关的人士,只要不是去开饭店,只要不是说从这个行当里脱离出去,只要还跟艺术两个字沾边,一定要活在历史当中,创造历史,不能忘记历史。所以我个人感受,特别深刻的就是我们都是在做跟美育相关的东西,我所做的机构一直秉持传播美、发现美、热爱美、创造美、有对未来规划,想成为衣服、珠宝等等设计师的孩子,给他一个平台,让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更多的教育理念,赋予他们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一双翅膀,至于说最后的结果呢?用一句老话:尽人事听天命。

孩子有自己的追求,我们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不可能100个学生都考上,一定会有折损率,没有所谓的升学率百分之百,也没有谁敢说自己的学生来100考上100个名校重点,我们能做的事情是做好自己老师的本分,把学生想要实现的目标帮他实现。因为我们做的是教育,不是培训,不是简单做技术类的培训,我们肯定是要在教学的过程中,给他讲更多的东西,讲更深的东西,让他能更好理解这个时代,我们每一个人可能都没有长前后眼,都看不到20年、30年之后是什么样子,诸位是什么样我不太清楚,就我个人而言,我可能看不了那么清楚,我的眼界、能力是受限我自己个人能力的,但是我希望和愿意融入这样的大行业之中,能够深切体会这个时代的脉动,愿意为这个行业多做一些事情。

从我个人简单的初心来说,尽我所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我真实的感受是,这个行业的发展,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里看到林林总总的现象,走到今天有那么多人,在热潮退去,有那么多投机的人撤出这个行业,那么多年轻人进来,还有很多人坚守的情况下,我还是愿意留在这个行业里,因为这个行业能让我看到这个国家蓬勃发展的一种未来。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沸海 - 创世纪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周成刚谈澳洲穿越:这次行程最全面 期待回母校

下一篇

艺术合子陶文明:艺术教育更强调责任和使命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