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英国人不满本国教育,推崇日本激进的“极简主义”教学法

文章摘要:本文作者 Solomon Kingsnorth 是一名教师,他在本文中“讲述”自己访问一所非常特别的学校,与一位谦逊有礼的校长交谈的内容与感想,文中主要围绕英国小学教育体系中的预备班和一年级进行了详细说明,少即是多的教育理念也贯穿着整个学校。你是愿意看到这样的学校,还是喜欢将它看作是一个故事?

去年六月,我访问了一家非常出色的学校。这所学校地处 Truro 最贫穷的区域,一场关于小学教育的革命正在这里悄然展开,这也是一场无声无息的革命。尽管他们今年的 SATS 阅读测试通过率是 100%,但我听到山崎(Yamazaki)的大名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我教了两年的日本朋友寄给了我一份金泽(日本本州中北部日本海沿岸港市)当地的杂志简报。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位来自金泽、性格谦虚的校长是怎样通过输入他特别的教育理念和方法,也就是他称之为“Hitaisho”的方法(大致可翻译为“不对称”或“头重脚轻”,主要是指他对一年级学生群体所采取的一种激进的教育方式),来改变一所 Truro 小学的过程。

第二天,我问我们的校长是否可以去参观一下这所学校,之后我所看到的足够改变我的整个生活……

预备班

山崎先生的学校大多数事情都与其他的学校不同,预备班(英国小学为 4 至 5 岁儿童开设预备班,相当于国内的学前班)也是如此。首先,在学年开始之初,他们会拿出整整一个周的时间让整个学校来为预备班服务。学校的所有老师都会被安排到预备班工作,那里的教师与儿童的比例几乎能达到 1:1。这样就营造了一种非常温馨的环境和气氛,新入学的儿童有时间去探索这所新学校,去认识学校里的每一位老师,也就是说,这所学校的每一位成人都知道每一位新入学孩子的名字(以及他们不同的性格特质)。

这些孩子们从第一天就开始学习他们之后每一天学校生活固有的一些安排和活动,他们在学校所有员工的支持和帮助下,不断地去练习要做的事情,但同时乐在其中。到一周结束的时候,这些孩子已经知道怎样整理教室,坐在教室的哪个位置,当老师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应该怎样做以及怎样照顾花园里的植物和树木等。因为周围有这么多的老师,这就让他们对于这些孩子同样的期望得以强化,实现了一个胜利的开端。

然后,真正的魔法开始了。山崎先生“Hitaisho”方法的核心是一种极简主义—对每一件事情进行回剥,只剩“核心”,以此来消除系统中的所有冗余。在山崎先生的学校,少就是多(less is more)。对于预备班,这意味着他们全年只有两个学习目标:

  • 掌握字母(会读,会写)。
  • 从1 数到 20,也会倒着数。

其余的时间用来进行一个非常深度的口语提升计划。山崎先生解释说,通常在英国,4 岁儿童的词汇量大约是 1500-1600 词。由政府资助的一个曼彻斯特大学研究小组在调查之后发现,山崎先生学校 4 岁儿童的词汇量翻了一番,大约是 3800-4200 词。那他们是怎样做到的呢?

这背后自然是有故事,很多的故事。

走进山崎先生学校里的预备班,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神话般的童话世界,这个世界似乎包罗万象,从加纳人起源神话到日本的民间故事应有尽有。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半,预备班的孩子们似乎被包裹在一件金色的斗篷中,受着各种故事的熏陶,而讲故事的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老师。这些孩子们会不停地向其他的小朋友、向他们的父母或者是面对着整个班的同学来重述这些故事,在这个过程中会展现出他们惊人的口才。据山崎先生估计,在这些孩子们完成预备班课程之后,他们每人应该听过大约 500 个故事,每个故事都有丰富的词汇,每个故事都是不同的意境。

我们希望培养出孜孜不倦的读者和开拓性的学者,他们将会汲取这个世界可以为他们提供的所有养分。但是如果没有语言的恩赐,那这些都无从谈起。在我们学校,文字是宝藏,我们也确实像对待宝藏一样的对待文字。一旦你掌握了字母表,你就可以掌握每一个音位和字形。一旦掌握了每一个音位和字形之后,你就做好了掌握不同领域作品的准备,而一旦你掌握了大量的作品扩展出来的内容和意义,你就可以改变世界。

数学和识字课程很短,并且非常集中。到年底,预备班的每一位学生都能够掌握字母表,并且都能够从 1 数到 20,再从 20 数到 1(他们用了一整年的时间来学习这些内容,这就意味着老师有足够的教授时间,能够保证每个人都能保持进度,达到同样的流利水平)。所有的孩子都将这些内容熟记于心,无论是正着还是反着,张口就能来。其余的时间则用来讲故事,玩耍,以及照料花园里的各种植物。

只要老师拿出剪贴板或者是便利贴,他们就不再玩了。我们不会让他们记笔记。在我们学校,没有“玩着学”这种勉强的概念,玩就是玩,学就是学。我们通过学习来学,通过玩来玩。孩子们自由的玩,没有任何结构设计,让他们快乐地去玩耍,将成人的干扰降到最低……没有观察,没有尝试让他们有所学。如果他们在玩的过程中学到了额外的东西,那这算是一个惊喜,但从来不是目的。

但不要混淆,虽然山崎先生的学校对“玩”这件事态度非常认真,但学习才是指引他们的北极星。将所有的“冗杂”从系统和课程中剔除之后,他们就可以投入大量的时间来确保所有的孩子们都掌握了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内容。如果你认为预备班的策略有些激进,那是因为你还没听过一年级的策略。

一年级—最重要的一年

在这里,我们也接触到了 Hitaisho 方法的核心—据山崎先生的说法,这一切都归结于让一年级走上正轨。事实上,要说整个学校都是围绕着一年级工作,以一年级为核心,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一年级学生上课时间从上午 8:30 开始(其他年级都是从上午 9:00 开始),这时间本身并不是多大的一个差异,真正的区别在于这 30 分钟的时间利用。每天早上,都会有学校的老师(和高层领导)被安排到一年级进行 30 分钟的 Phonics 教学(也称元音拼合教学)。这就意味着几乎所有的教学资源配置都是可能的,可能是一对一教学,小组教学,或者是全班教学。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全校最有经验、教学水平最强的老师每天都给这些低年级的孩子进行一对一 30 分钟的强化元音拼合辅导,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效果。

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感到非常惊讶,不禁问道:“这些老师们自己本来班级的课程就要做很多准备,他们还要在上午 8:30 来为一年级做这些工作,难道他们不觉得恼火吗?”山崎先生听到后笑了起来,“如果我告诉你,用每天的这 30 分钟,可以换来每年 9 月份教一个由流利的阅读和拼写能力的学生群体组成的班级,那你愿意这样做吗?”我采访过的每一位老师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都毫不含糊,这让我感到问出这样的问题有点傻。

正如预备课一样,一年级的课程(重点评估的方面,并不是所有的教学内容)主要有三个学习目标:

  • 会读、会写 KS1 附录中的每个音位和字形
  • 会数到 110,也会倒数
  • 认识 20 以内的每个数字

上述列出的 3 个目标就是这一年的所有衡量标准和目标。设想一下,如果你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专注来解决这个目标,那效果怎样可想而知。

一年级学生上午的时间会专门用来掌握目标内容,老师直接授课,然后通过押韵、游戏、绘画、雕刻、唱歌等各种相关方式进行练习,直到形成长期记忆。下午的安排会比较多样,有自由的玩耍,也有讲故事、戏剧、艺术、唱歌和体育方面的活动等等。口语提升计划仍然在全力进行之中,孩子们每天都会朗诵歌曲、故事和诗歌。虽然一年级并没有官方要求的“科目”,例如历史和地理(这些是从四年级开始),但这里每位学生时时刻刻接受着故事、歌曲或诗歌的熏陶。

在快放学的时候,还有额外增加的半个小时来进行一对一或小组辅导。“不教他们写作吗?他们没有尝试去写东西吗?或者开始学习文学流派之类的内容?”,我问道。

“如果他们愿意,那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在空闲时间去写故事,但是我们不会浪费课上的时间来做这些尝试。”

“浪费?”我问道,“这个词用的比较有意思。”

我已经习惯了山崎先生对我那无尽的耐心,同时还有对我的问题流露出无奈的苦笑。

“对于一年级学生,我们不会超越句子层面。如果他们都还没掌握所有的音位和字形,我们就花费宝贵的时间去向他们解释怎样去写一封信,那你能想象我们会浪费多少时间吗?这道理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能读,能拼写,能数数,你就可以去探索这个世界。我们不能通过添加无休止的“冗杂”内容,对他们进行评估和衡量,这太疯狂了。”

山崎先生告诉我:

当我刚来到这个国家时,我感觉有些可笑。这里的人在谈到他们学校的教育方式和方法时都非常自豪,他们会给他看学校的课程安排。一年级,仅英语课就设置了 60 个目标,这其中还不包括掌握单个的音位和字形,当然另外还有数学、艺术、科学、地理、历史或计算等各种学习目标。一年共有 190 个教学日,只算英语的话,每个目标就只有 3 天的时间。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好方法。在我们学校,我们用在每一个目标上的时间有 63 天。除此之外,我们会培养学生的词汇量,让他们充满自信、热爱自由,并且学习社交技巧。”

说到这里之后,山崎先生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你能想象,如果这些孩子接触了 1000 个故事和诗歌,以完整的目标词汇量和流利度进入 KS2 学习阶段,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吗?数学也一样。在我听到老师们抱怨分数教学遇到的困难时,我也会感觉好笑。如果你熟练掌握了乘法和除法之后,那分数就是世界上最简单的内容。在我们学校,直到五年级我们才会接触分数,在此之前,我们连看也不会让他们看。到五年级之后,大约需要两个周的时间才能让他们达到 KS2 课程所有分数方面的要求。总是有人来参观,但他们一直接受不了这样的简单,他们感到非常震惊。你怎么能为一年级只设置 3 个学习目标?我总是会从反面来提出这个问题……你们怎么能做到每年为每个年龄段的孩子们设置上百甚至上千的目标,却又期望他们可以完成这所有的目标?负担太重,根本不可能完成!剥离,你需要做的就是将冗杂的一切全部剥离,直到看到最本质的东西。”

说到这里,你对这所学校的样子应该已经形成了一个轮廓,我不会再详细探讨其它年级,因为这太耗费笔墨。但有些特点是必须要提的:

少即是多

  • 山崎先生的学校没有助教。这意味着 18 万英镑的资金可用于额外雇用合格的教师。
  • 学校里没有 iPad 或电脑,每个班级在半个学期会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去临近中学体验高科技计算机系统环境。半个学期一天的时间就意味着课程必须集中,必须高效有意义。
  • 学校大多时候是开放到晚上 8 点,为学生家庭提供一个社交的场所,另外也提供健康膳食,每人只需 2 英镑。每张桌子上还提供有书籍和棋盘游戏道具等。
  • 每年有一个学期,学校里会撤走打印机或复印机设备,这样可以节省数千英镑开支,激发教师的创造力。虽然一开始会有强烈的反对声音,但他们发现,这些限制条件让他们的教学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改变。
  • 没有分数。在五年级之前,每年的学习目标都少而精,并且有这么多的教师资源,他们也不缺少有意义的反馈,所以不需要分数。
  • 每位教师都有一个星期的额外假期,因为学生掌握情况好,教师资源丰富,教师休假七天并不会对学生的学习产生什么负面影响。正如山崎先生所说:“教师绝不是自私的人,我们给他们的越多,他们回报的也就越多。”
  • 没有复杂的评估系统。教师只有两个评估结果选项:“正常”或者是“没跟上”,评估会在每周结束的时候来进行,然后会指派教师在下一周帮助修复这一差距。这是一个动态的反馈和评估过程,在有学生落后的情况下可以确保快速地做出反应。
  • 进步是相似的,但每个学期他们会对学生用“进步幅度不够”、“进步幅度可以”或“进步幅度很大”来进行标记。为了确定不同的进步幅度,他们会使用“比较判断”工具(例如 nomoremarking.com)。分别上传学期开始与学期结束时的作品,然后由不同班级的老师对这些作品进行比较,判断孰优孰劣(作品不显示日期、年份或名字等信息)。如果有足够多的教师投票认为这位同学学期末作品更优秀,那对他的判断就是“进步幅度可以”。
  • 山崎先生每天都会对一个班级进行 30 分钟的教学,这使得他的教学本能更加敏锐,并且意味着他可以快速了解学校每一位学生的学习状况。

感谢你看完本篇文章,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如果你们要将这篇文章转载到社交平台,那希望你能先替我保守这个秘密……让读者自己去猜。这篇文章里所说的一切都是虚构,没有山崎先生,Truro也没有这样的学校。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可以看一下心理学家 Daniel Willingham 的《Storify: Make science tell a story》一文,他提出将观点和学习内容以故事形式讲出来可以提高接受效果。

故事里的情节都是我想要坚持的观点和想法。所有这些想法都基于我与好朋友,也是我的导师 Oki(我在日本遇到的一位老师,他曾来英国执教两年,但对这里的教育现状感到很失望,于是选择回国) 长达数小时的交谈内容。我们经常通过 Skype 聊天,Oki 也提出了许多令我感到惊叹的想法,我觉得必须将其中的部分想法以书面形式呈现出来。

我认为进行一点思想实验会比较有趣,想象一下,如果将他的一些想法付诸实践,会出来一所怎样的学校。所以,帮个小忙,让这个实验继续下去吧,不要提前剧透哦!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沸海 - 创世纪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爱贝国际少儿英语总部学术研发总监吴瑕访谈

下一篇

国歌响起后肃立敬礼,被质疑作秀!网友却说...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